莫爱爱小说

阅读记录  |   用户书架
上一章
目录 | 设置
下一页

第四章(1 / 5)

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问题反馈 |

由于耽误了时辰,云小裳被直接套上喜服扔进了轿子里,这回,没来得及往她身上塞毒药。

坐在喜轿里,云小裳整个人都轻飘飘的,唯有头部沉得很。她一把扯掉头上的红盖头,取下发上装饰物,拿起一支金钗放在嘴里咬了咬,黄金的耶!

云小裳纳闷去送死还搞得这么精致,这得白瞎多少钱。想着,就把金钗揣进了怀里。

外面,是城主夫人木青禾,即便岁数大了点,但仍旧不失风华,一个绝世美女哭梨花带雨。她趴在小窗边上呜呜咽咽,“容容,不要想娘亲啊,呜呜,在那里要好好的。”

云小裳不想不想,一点都不想。

城主萧清风扶着夫人的肩膀,安慰道“夫人,莫伤心了,这又不是生离死别,想见女儿了去见不就成了。”

这可不就是生离死别吗?只不过生的是你们,死的是别人,还是一个孤苦伶仃的傻子,实乃欺人太甚。

萧清风面色严肃,不苟言笑,光听声音就是那种不好惹的主,云小裳有幸看他一眼,完全长了一副老奸巨猾的模样。

书中,萧清风就是阻碍男女主在一起的“一道难以逾越的沟渠”。他人心狠手辣,更是野心勃勃,意欲吞并三城。但他有一个优点,便是疼爱妻女。他对萧容容宠爱有加,为了女儿的幸福,他最终放弃了自己那“不为外人所知”的欲望。

一家人都是戏精,一个赛过一个,若是让他们演一出戏,想不火都难。

轿子悠悠上路了,哭泣声音越来越远。云小裳耳边一下子清净不少,可是一整颗心都在悬着。

这要是死了可怎么办?

此去诡影城,有些距离,这短暂的时间里,云小裳想尽了千万种方法,比如水土不服,比如装病,比如说拉肚子然后偷偷开溜,可没有一个能实现的,城主一直盯的紧。云小裳对萧清风佩服的五体投地,姜果真是老的辣!

到了诡影城边界,那头的人来接亲,轿子停了一瞬又换了人抬起,走得十分缓慢。

她能清晰的感觉到,这周围暗藏玄机,或者说,真真危机四伏。

轿子缓缓行进,突然,有人吆喝一声“天凌城的少城主来抢亲了!”

瞬间,风声鹤唳,拔刀声此起彼伏。

“快,保护城主!”

喜轿落地,帘子被风吹起,云小裳看到所有人都拿着刀并且迈着小步伐后退。

完完全全的,敌方,我方,泾渭分明。

知道是以什么为分界线吗?

是这顶大红喜轿!

天凌城城主洛川河看见诡影城人数不足自己一半,笑得褶子都出来了,“老夫今日便要破城,一洗多年耻辱。”

洛川河同闻君邪之间的恩仇是与一个女子有关,那时洛川河同闻君邪比武,结果输得一塌糊涂,眼睁睁看着心爱的女子成了闻君邪的妻子。他心里那叫一个恨啊,有苦难言。

诡影城的队伍中,一个黑袍男子从人群里走出来,面上波澜不惊,声音不紧不慢“嗬,也知道自己是老夫,还挺有自知之明。”

他瞅了眼对面黑压压的敌兵,“不过这以多欺少,仗着人多跟我较劲儿,若胜也不武。”

“嗯?”洛川河眉头一蹙,“闻君邪怎么没来,派你个黄毛小儿过来。我今日要活捉了你,拿去换城。”

闻笙冷冷一笑“还是别高兴的太早了。”

话落,闻笙击掌,他身后渐渐涌出一大批人,皆拿着盾牌和弓箭。为首的将领跳下马,“少城主,都已准备妥当,随时待命。”

闻笙回头看看,轻轻蹙眉,扬声道“阿三,你带了这么多人过来,将他们吓跑了可怎么办?”

洛川河同萧清风皆是脸色一变。

“这……”

“萧城主放心,他个黄毛小儿能耐住我俩?”

这边,闻笙和阿三相视一笑真是大言不惭。

“老匹夫,”闻笙冷冷啐一口,“都怪我爹平时太忍让你们,一个个给脸不要脸。”

说着,闻笙一抬手“阿三,放箭!”

“等等,”阿三瞥见了那顶十分扎眼的轿子,“少城主,轿子里有人。”

“你说,萧老头会把她的宝贝女儿送过来吗?再则,萧老头的带来的人,与我们有何干系。”不容阿□□应,闻笙冷声道“放箭!”

轿子里的云小裳听见这道凛冽的声音后,瞬间没了脾气,浑身颤抖起来。

妈呀,还真放?

旁人想让她被乱刀砍死,可闻笙是想让她万箭穿心呐!

“闻笙,闻时卿,你个大变态!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。”

云小裳忍不住嚎了一嗓子,指挥放箭的闻笙似乎听到有人在唤自己的名字,他对闻时卿这三个字已经久违多年了。

细密的羽箭飕飕飞来,那十分顶扎眼却又十分不起眼的喜轿突然间侧翻了。

云小裳用力撞倒喜轿后,赶紧躺平,后背紧贴在轿壁上。她此刻恨不得钻进泥土里,与蚯蚓同行,并且道一声“蚯蚓大哥,带我离开这是非之地吧。”

箭飞速而来,很快将马车扎成了刺猬,萧清风和洛川河慌忙指挥士兵以盾牌抵挡。

两个城主连连后退,萧清风鹰眼一瞥,瞥见了宝贝女儿萧容容,疾步将女儿护在跟前,语调带着责怪“容容,你怎么过来了?”

“我来帮助爹爹,”一向娇生惯养的萧容容,此刻眉眼尽显英气,倒和萧清风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,那眼神恨不得将人碎尸万段,“诡影城主可真阴险,还来这一套。”

“子轩哥哥呢?”萧容容四处瞅瞅,正好与一白衣男子对视,那男子发上束着冠玉,脸面白净,嘴角温柔含笑。萧容容激动道“子轩哥哥要小心。”

洛子轩“嗯”一声,“阿容也要小心。”

瞧瞧,如此紧迫的时间,两人还在眉来眼去,洛川河见此嘴角一扬,“萧城主,此战大胜后,我们两家将亲事办了如何?”

呵呵,我看未必谁胜谁输吧?萧清风面上陪笑“是啊,挑选个良辰吉日,咱们容容真是女大不中留了。”

两个年轻人听后,满脸羞涩。

这边,闻笙纳闷了“这两个老头知道带盾牌,为何不带箭过来?”

阿三观察着敌军的情况,随口一说“省钱?”

“那不行,可不能便宜了他们。”闻笙挥了手,“停止放箭!”

阿三懵了“少城主……”

他还未把话说完,闻笙便拿着剑冲过去,阿三赶紧跟上,边跑边指挥“大家冲啊,保护少城主!”

萧清风和洛川河见到对面停止放剑,两个人瞬间精神抖擞。

“今天杀他们个片甲不留!”

两队士兵“啊啊啊”的打在了一块。

轿内,云小裳心跳如鼓,方才真是刺激又惊险,数支羽箭“咻咻”穿过轿身,在她上方的空间里“驻了家”。她现在被禁锢在狭小的底部,动弹不得,除非平行移动。

外面目前厮杀声一片,响彻云霄。她有逃跑的心,也没那个胆啊?

得亏自己心脏扛压能力强,她当成是面对面经历了一场枪林弹雨,看了一场3d电影。

要不然,她今日不是被乱刀砍死,也不是被万箭穿心,而是被光荣的吓死。

“嘭,”轿身突然一抖,似有人蹦到了轿壁上,接着,再次一抖,似又有人蹦了上去,随后两把剑“瓷棱瓷棱”碰到一起,一片肃杀声响起。

大哥,咱别玩轿子行吗?去地上打不好吗?

喜轿摇摇欲坠,云小裳也跟着晃来晃去,她真的很害怕,上方哪支没扎稳的箭,一个不小心落下来插在自己身上,或者掉下来一个人,把自己踩死。

那这样是不是属于意外身亡?

她今天真的可以意外死很多次了。

“咔嚓”一声,像是什么断裂了,轿身朝一侧倾斜,“咚”一声,又落回地上……

云小裳的脑袋已经晕晕乎乎了,像是睡在婴儿摇篮里。大哥们,地上打架它不香吗?非要跑到喜轿上闹腾?云小裳的心里发出了剧烈的呐喊愿头顶的两位大哥今日——两败俱伤!

萧清风和洛川河连连攻击闻笙,划破了闻笙手臂,萧清风露出得意的笑容,执起长剑就刺,闻笙一躲,发上的银色束带被挑掉,青丝散落。

不远处的阿三见此,对着萧容容身上猛捅一刀,连忙奔过去与闻笙会合。

“阿容,”洛子轩惊呼一声,火急火燎赶到萧容容身边,“你怎么样了?”

萧容容吐出一口血,“子轩哥哥,我没事。”

萧清风神色一凛,慌忙过去检查女儿伤势,见无大恙,才松下一口气。

闻笙递给阿三一个“干得不错的眼神”,忽见萧容容被人扶着站了起来,神情很不悦,冷着脸,声音低沉“阿三,你怎么没将她捅死?”

阿三无奈“这还不是担心你吗?”

在轿子里晕乎乎的云小裳突然眼睛一睁,方才那声“阿容”她可是听得一清二楚,但是闻笙这句“阿三,你怎么没将她捅死?”是什么情况?

今天不应该是闻笙和萧容容一见钟情的日子吗?怎么男主没有替女主挡剑,反而盼望女主被捅死?

难道剧情偏轨了?

萧清风一心扑在女儿身上,洛子轩也紧紧握住萧容容的手,现在,只剩下洛川河同闻笙、阿三对打。

几个回合下来,洛川河累的不行,汗珠直落,气喘吁吁,只觉力不从心。

闻笙讥笑“洛老头你不行了,还是回家养老去吧。”

听到自己阿爹被嘲笑,洛子轩奔过来,“爹,你没事吧?”

洛川河老脸一横,“知道你爹有事还不过来支援?”

洛子轩哼哼唧唧半天,说不出话来。

如今战局可分,洛川河同萧清风兵力损失惨重,原本还是黑压压的一片,现在寥寥无几。眼见出师不利,两个城主互相使了个脸色,退兵!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!

看着远处落荒而逃的人,闻笙嘴角一掀,露出一个轻蔑的笑。

听到胜利的欢呼声后,云小裳终于安下心来,她成功的活下来了。大难不死,必有后福。

云小裳静静等了一会,待外面一阵脚步声远去,她才缓缓平移起来。

头即将伸出去时,有人掀开了破碎的帘子,来人背对着光,看不清楚脸,但直觉模样俊俏。

一道带着戏谑的声音响起“爹给我选的夫人真是特别?”

男子面若冠玉,眉若刀裁,眼睛深邃迷人,唇波微漾,风一吹,墨发迎风飞扬,却显得张牙舞爪,尤其此刻脸上还沾有血污,更加像个嗜血的魔鬼……

掀帘子动作一直持续着,云小裳在他的注视下,软体虫似的一点一点地蠕动,终于将整个身子移出来。

一只骨节分明的手突然伸过来,云小裳眨巴着眼,愣了片刻,余光忽然瞥见一把寒光逼人的长剑,即刻将手搭过去。

横尸遍地,云小裳被他牵着踩着尸体一步步往前走,她心都提到嗓子眼了,这人是不是变态啊!

书里的闻笙因为年少时母亲的离开,他变得寡言少语,和谁都不甚亲近,包括他父亲闻君邪。但是依旧不乏温润如玉。

可是,如今一见,怎地这般吓人呢?

她不会是看了盗版小说吧!

闻笙牵着云小裳走到阿三身边,随即松开手,招手让人牵匹马过来。在众人看不见的地方,他将牵过云小裳的那只手放在阿三身上抹了抹,才收回去。

阿三一脸无奈,由着闻笙擦抹在自己身上。

眼尖的云小裳还是发现了。她不可思议的仰头看向闻笙,只能看到他高贵的侧脸。

她居然被嫌弃了?被书里的人给嫌弃了?这个男主还有洁癖?可是书里从头到尾,只字未提,还在最后说他“清风明月,温润如玉”,特么的,如今简直判若两人。

太悲催了,下次看书一定要擦亮眼睛,可不能碰到盗版小说了。

一匹马被牵在云小裳跟前,闻笙命令“坐上去。”

看着面前圆眼滴流滴流转的枣红色战马,云小裳不知所措,犹豫不决,但见身侧那人不知何时束好发,脸也没了血污,她小心翼翼道“少城主,我想回家,”可以吗?

闻笙薄唇抿着,有些不耐烦,抬步利落跨上马背,伸出一只手揪起云小裳的衣服,将她提到跟前坐着。

云小裳一时间晕头转向,缓过神,发现身后是闻笙时,她一颗心倏地悬起来,脊背僵直,支支吾吾道“少,少城主,我,我晕马。我下去走行吗?”

“晕马?”身后的人轻笑一声,“过了今日,你就不会晕了。”

啥?云小裳还没来得及反应,便听到一声“驾!”

上一章
目录
下一页
A- 18 A+
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